2020年臺歷,你會愛上它

直到贊華2020年臺歷悄然躍到桌前,才忽然意識到現在已進入2019年的尾聲了。


急不可待地翻開這本新鮮又熟悉的臺歷,一幅幅充滿中國傳統文化美,散發著昂揚生命氣息的中國風撲面而來。


一幀幀生動的畫面:他們烹茶煮飯、撫琴弈棋、慶典聚會、聽風觀瀑......,他們享受時光與萬物,生生不息,他們的面孔那么遙遠又那么真切。

    

一代代的古人,他們可以即入世又脫俗,他們將物質世界過得活色生香,又在精神世界豐饒而高遠,并將他們對人與自然、人與人、萬物與萬物間和諧美的思考,展示給了后人。 

    

今天,當中國在奔向復興之路、審視傳統文明,重塑文化自信時,這本臺歷可謂獨具匠心,讓人感受到了歷經千載仍生生不息的中華文化之美。


好喜歡臺歷封底的那幾句話:“或靜、或動、或雅、或俗... ,記錄的是生活百態,傳承的是華夏文明”。

    

自信來自底蘊,文化需要傳承。明來處,才會更知歸處。現在,就和小編一起來慢慢品味一下吧,相信你會愛上它。



1月:《歲朝村慶圖》(局部)-- 李士達(明)


歲朝(zhāo),一年之始,即大年初一。明朝村里過年啥樣兒?你看,這就是明朝畫家李士達筆下煙火氣十足的江南水鄉春節。

    

從古至今,籠罩在這片土地上的年味兒,穿越時間,穿越空間,一樣的情感,熟悉的味道,將過去、現在和未來的你我他緊緊的連接在一起。游子彷徨時,人生失意時,還有什么比“回家過年”更溫暖更治愈的話語了嗎?

    

這就是文化的力量吧。



2月:《款鶴圖》--- 唐寅(明)


連綿的湖邊山石,幾顆老樹,童子在樹下煮茶,隱士伏坐在石桌旁觀賞著眼前的野鶴。這幅用筆簡淡,“飄飄乎如遺世獨立,羽化而登仙”的《款鶴圖》,作者叫唐寅,字伯虎。

    

就是那個婦孺皆知的《唐伯虎點秋香》中風流倜儻的唐伯虎,意外嗎?

    

世人眼中 “嗜好聲色”“狂放不羈”的“江南第一風流才子”,真實的世界里,卻是那個懷才不遇、命運多舛、內心孤苦的藝術家。明明以山水畫成就最高,卻在那個時代因賣香艷春宮畫維持生計而名聲大噪。


這就是悲悲喜喜,苦樂憂甜的人生吧?即便才華橫溢灑脫不羈如唐伯虎,也要在冷峻的現實面前,左手追求理想,右手向生活妥協。

   

小編想問,哥你只所以沉迷溫柔鄉,是為了那一腔無處釋放的憂愁嗎?



3月:《浴馬圖》(局部)-- 趙孟頫(元) 


話說趙孟頫真不愧是元代詩、書、畫全能的頂尖領袖,《浴馬圖》整幅畫面的印多達28個!無他,因為“點贊”的人多啊!這其中就包括“題字狂”乾隆帝,蓋印不過癮,還洋洋灑灑寫了“讀后感”若干字。至于是破壞了美感,還是相得益彰,大家自行品鑒吧。

    

《浴馬圖》的每一個細節:雄健歡騰的馬兒,清澈透亮的溪水,馬倌自得其樂的幽默表情....,真實自然又充滿生機。看到馬倌與馬的眼神交流了嗎?無間的親密,濃濃的愛意,擋都擋不住。



4月:《捉柳花》---- 仇英(明)   


春風十里,柳色青青,閑逸的文人,戲捉柳絮的玩童。感覺仇英畫中的此情此景,直接就是詩詞意境的再現有沒有?

    

我來找一找這些詩。白居易“誰能更學孩童戲,尋逐春風捉柳花”;賀知章“碧玉妝成一樹高,萬條垂下綠絲絳”;高鼎“草長鶯飛二月天,拂堤楊柳醉春煙”;楊萬里“日長睡起無情思,閑看兒童捉柳花”......

    

還有什么?你也來補充。


5月:《聽琴圖》(局部)-- 趙佶(宋) 


國學大師陳寅恪先生說:“華夏民族之文化,歷數千年之演進,造極于趙宋之世”。我們“不愛江山愛丹青”的宋徽宗趙佶,就是這個文化巔峰時代罕見的藝術天才與全才。

    

此刻,才高八斗卻又昏庸無能的文藝青年宋徽宗,正一臉安詳地端坐畫中央,與大臣共同醉情于悠揚的琴韻中。他做夢也想不到讓他受盡屈辱、魂斷異鄉的“靖康之恥”即將來臨。

    

今天,當我們欣賞這幅栩栩如生的傳世杰作時,似乎能聽到畫中傳來的古老琴音。宋人對精致優雅的生活“美感”的追求,他們在文化藝術上達到的高度,真是讓人充滿敬意;


然而,大好河山毀于一旦,多少人故國無歸處,更讓我們在近千年后仍感受到隱痛。天下興亡,匹夫有責,中國人濃厚的家國情結和責任感,就是在這一代代滾滾歷史塵煙中凝煉升華的吧?



6月:《端午故事》--- 徐揚(清)   


端午流香,隔著畫都能聞到粽葉的清香。

   

千年前詩人屈原悲情高潔的靈魂,就這樣被可愛、善良又浪漫的中國人融進了媽媽的味道、家鄉的味道,在時空流轉中成為永恒。



7月:《漁樂圖》(局部)--- 周臣(明) 


明朝畫家周臣的《漁樂圖》,將水鄉漁人扣魚撈蝦、賣魚吃魚的歡愉描繪的活靈活現,如親臨其境。

    

說起吃,可真的是中華文化傳承的重要一部分。你看,即便漁家生活充滿了踏風搏浪的艱辛,吃貨們卻總能在吃中找到人生的樂趣,名副其實的打魚、做魚、吃魚一條龍啊。鮮不可言,吃出了境界!


8月:《乞巧圖》--- 任頤(清) 


農歷七月初七,七夕節。因牛郎織女的傳說,七夕節如今成了文青們的浪漫愛情日。

    

而古代的七夕乞巧節,是婦女們乞求靈巧手藝的節日,拜織女求巧,穿針乞巧、喜蛛應巧、投針驗巧、吃巧果、染指甲……,不一而足。

    

清朝畫家任頤描繪的,就是乞巧節婦女們聚精會神地做“投針驗巧”游戲的情景。


9月:《農家故事》--- 冷枚(清) 


冷枚,清朝著名的宮廷畫家。他的畫已受到當時西洋畫的影響,中西合璧,別具一格。

    

中國自古以來就是農業立國,以農桑為發展主脈,“男耕女織”,小農經濟。那首歌怎么唱來著?“你耕田來我織布,你挑水來我澆園,寒窯雖破能避風雨,夫妻恩愛苦也甜”

    

華夏大地,世世代代滋養著中華民族,我們在這里勞作,在這里繁衍生息。《農家故事》圖景,就是千百年來純樸的中國農民心目中理想的家園與生活。


10月:《攜琴觀瀑》(局部)-- 沈碩(明) 


琴棋書畫,琴,被中國文人列為君子四藝的“雅物”之首。以琴入畫多不勝數,各有其妙。

    

明朝畫家沈碩筆下,攜琴訪友,松間觀瀑,高山流水,君子有約。中國的傳統文人們,用最簡練的筆墨,將自己對人生萬物的思考,對理想和本真生活的追求,傾注進了畫里。他們把這種思考帶給我們,也感染著我們。

    

瞧那個攜琴的稚憨侍童,多可愛多專注啊。


11月:《惠山茶會》(局部)-- 文徵明(明) 


中國古代文人的社交、Party,格調可比我們現在高的多了。

    

茶自古以來在中國文人心中有著崇高的地位,明代大書畫家文徵明就畢生嗜茶。他的茶詩、茶畫作品眾多,尤以《惠山茶會圖》最負盛譽。作品描繪的是一群雅士在“天下第二泉”惠山泉以茶會友、吟詩唱和的詩意場景。

    

明朝茶會講究“清飲”,即:境清、心清、神清。“舉杯清酌、飲滌塵煩”,看看人家這從容淡雅的處世之態,讓同是碼字工作者的小編真是自愧弗如。


12月:《擊缶催詩》--- 汪喬(清) 


你知道“缶”是在什么時候?是莊子喪妻的擊缶而歌?還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千人擊缶?

    

最早的缶,其實是一種專用的盛酒器皿。古人飲酒時,常常在面前放一個用來盛酒的缶,用勺子舀到杯中暢飲。喝到興起,就用酒勺擊缶,打著拍子吟唱,缶就這樣變成了一種樂器。

    

現在,畫面里的這倆位老兄正童心大發,摩拳擦掌要比個輸贏。看,寫個詩也要配上打擊樂呢。